陕西美协主席王西京家族被曝偷梁换柱圈地敛财

来源:法治周末 | 作者:杜光利 贺宝利 | 时间:2017-05-17
内容导读:现在他们不惜成为川江境公司门口的“野蛮人”,一心想做的,就是通过正当途径“揭开盖子”,让公众看看这家神秘公司到底是如何悄悄敛财的。……
街道上已经有了街灯,渭阳西路10号,一栋恢弘的建筑厚重大气,入驻着世纪金花咸阳购物中心渭阳店,与周边的商圈环境一起,这里被誉为是陕西省咸阳市繁华的时尚商业街区。
3年前,咸阳市民林海在这里租赁了一块400多平方米的空间,想开办一家健身房。但此后一年,当进行完内部整体施工,安装了健身器材,消防部门检查时发现,房屋租赁公司陕西华天物贸实业公司(下称华天实业)将消防安全通道出租给林海使用,导致其消防验收不合格,无法进行经营活动。林海据此认为被欺骗。
此后,华天实业用变更后的名称,即陕西川江境文化投资公司(下称川江境公司),以被告拖欠租赁费10万元,将林海诉至法院。双方发生的讼战,让林海和他的投资合伙人李炜,无意间窥见了一个秘密。
原来,经当年某些领导的批示,咸阳市政府同意将繁华市区一宗土地使用权有偿调拨给原华天实业,用来承建“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但实际上,华天实业从建设之初,通过擅自改变土地用途,以土地入股,借商业开发获益,华天实业坐拥了面积约1.2万平方米的“自有物业”,开始从事商业物业租赁。在过去的19年间,借助于上市公司稳定的承租关系,开垦出了一方快速自肥的沃土。
记者经调查发现,外观简单朴素的华天实业系陕西知名画家王西京的妻子和子女创立的公司。当年“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的获得,也并非易事。而在领取土地使用证的审批件中,已落马的原咸阳市委书记李堂堂的名字出现其中。
至今,川江境公司以文化场馆的建设用地,建成商业街上的商业建筑,坐地收租,对这样的经营行为,相关部门似乎视若无睹。
就此中的诸多不同寻常的内情,法治周末记者采访多个政府部门时,相关接待人员谨言慎行。当地官方未置一词,个中蹊跷仍秘而不宣。
对陷入创业困境的李炜和合伙人林海而言,这本应是公民有权看到、知道的信息。
面纱揭开
“如果川江境公司知道这等于是自揭老底的话,估计它现在一定后悔当初主动跟我们打这场官司了。”5月4日,投资失意的李炜,手里拿着所掌握的证据材料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不经意间引发的官司,犹如一场奇特的战争。2016年5月一审落槌,双方不服判决均提起上诉。同年12月,咸阳市中院对一审判决进行改判。林海又向法院提出民事再审申请。
李炜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其间,有人几次用电话威胁恐吓他,警告他知趣些;还有,电话另一端传来“你知道你跟谁在斗吗”的警告。
通过庭审,林海和李炜这才知道,川江境公司出租给他们的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一个叫“咸阳西部艺术大厦”的一部分。经律师调查,川江境公司无“咸阳西部艺术大厦”产权归属证明,其商业租赁行为存在不合法性。
“砸进去100多万元,一审法院判川江境公司赔付我们67万余元,终审法院的裁决书改判我们最终赔付15.6万元,其中除了已交的20万元房屋租金不退,我们还要支付川江境公司8万元的租金损失。” 李炜表示,现在他们不惜成为川江境公司门口的“野蛮人”,一心想做的,就是通过正当途径“揭开盖子”,让公众看看这家神秘公司到底是如何悄悄敛财的。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华天实业成立于1994年3月13日,集体企业,注册资金为500万元,股东为两个自然人——李亚亭、王战凌。2013年12月30日,华天实业更名为川江境公司,变更为自然人投资公司,新增自然人股东王舸凌,法人代表为王战凌。
华天实业虽然增加了新股东,但股东构成仍来自同一家庭,系陕西知名画家王西京家人创立的公司,其中李亚亭为王西京的妻子,王战凌、王舸凌分别为王西京的儿子、女儿。4月25日,法治周末记者向川江境公司求证获得证实。
王西京,长安画派代表人物,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一级美术师。现任陕西美协主席。
记者在网上查阅的王西京个人简历中,有着1999年5月创建咸阳“西部艺术传播中心”落成的记载。
当地媒体于2000年曾报道称,王西京有一般画家所没有的经历——他第一个投资创建了7000平方米的西安中国画院;第一个投资兴建了2.5万平方米的西部艺术传播中心。这些“画外功”占据了他大量的创作时间。
4月25日,费尽周折,法治周末记者从咸阳市城建档案馆中,获得了多份尘封的“中国西部艺术中心”建设项目的可研报告批复、规划设计要点、平面布置图、项目选址申请报批审核等资料,从中可知,该项目筹建始于1994年8月。
不过,资料显示,初始拟定的建设单位是陕西省富秦实业有限公司,而非华天实业,但两个月后发生“变数”。1994年8月,华天实业关于更正建设单位名称的请示文件,其文头位置留有由“王西京的华天实业直接建设”的领导批示。
特别是,这位马姓领导在批示中交代道:“同意在发项目选址意见书时就改过来,否则以后再改就更难办了。”
“切地”入市
更不同寻常的是“中国西部艺术中心”的建筑规模。原咸阳市计委陕政计发[1994]第162号,关于项目可研究报告的批复文件中,其总建筑面积为1.8万平方米,而后,在项目选址申请报批审核表中,修改为两万平方米,最后在工程建设许可证上,增至2.38万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从选址申请报批审核表中可见,1994年10月,根据有关领导的审核意见,“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选址位置恰恰选在拟建“咸阳租赁投资大厦”位置上。正推进中的“咸阳租赁投资大厦建设”项目不再执行。
该宗土地位于咸阳市渭阳西路与原闻喜路的相交处,为老牌商业街。熟悉该项目运作过程的人士介绍,之前政府已安排利用建设银行[股评]的贷款,由市属国有企业开发建设租赁投资大厦。突然变更,改建文化类项目,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法治周末记者四次造访咸阳市国土局,调查“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用地情况。“地价和实际价款交纳等数据,虽是公开信息内容,但没有领导发话,我们也不能给你看。”一位接待者露出无奈。但4月26日,又同意记者的要求。
相关文书记载,1995年8月,咸阳市政府根据和华天实业签署的土地出让合同,如约将该宗14.8亩土地从咸阳市房地产公司手中有偿调拨给华天实业。该宗土地附着了很大的优惠,政府约定每亩1.6万元的出让金,交纳时又减免了0.6万元。华天实业向政府交纳了每亩1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又向土地原属公司支付土地划拨价为每亩16万元,拿地成本为每亩17万元。
熟知该宗土地交易的人士称,这块地原是一个垃圾坑,咸阳市房地产公司对这块土地进行了平整,正待开发,可是又把这块“肥肉”吐出来了。
华天实业自筹资金,兴建“中国西部艺术中心”显得名正言顺,因为华天实业是王西京所办的“西安中国画院”属下的集体企业。但一位当地住建部门人士说,当时的华天实业其实是个“非专业公司”。
法治周末记者获得的相关报建文件显示,政府对“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的规划设计,要求“应充分考虑群众艺术馆的内容”。对此次有偿调拨的土地,相关的土地出让协议中明确规定:此宗低偿出让的土地使用权,不得进入市场,即不得转让、出租、抵押或以地入股搞联合开发。
1997年2月,筹备多年的“中国西部艺术中心”开始兴建。其时,该项目已超过咸阳市计委批复的1994至1996年的建设时限。上述住建部门人士说,因投资额巨大,华天实业之前为建设资金缺乏所困,进展不顺。
很巧合,接下来的1998年3月,“中国西部艺术中心”主体建设甫一完工,大金主便“适时而来”。西安民生集团咸阳民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咸阳民生购物中心)上门,租用大楼一至四层大部分建筑,包括地下一层、大楼后院场地。
“中国西部艺术中心”项目“真实用途”存疑之处是,之后,政府相关批复文件所附建筑平面图,就将其标注为“民生大楼”。
1999年4月,华天实业才获得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标注“低偿出让用地”字样。在申领批件上,土地用途明确为文、体、娱;并有“未经政府批准,不得转让、出租、抵押土地使用权”的规定。已落马的原咸阳市委书记李堂堂,名字出现在“领导审批”一栏。
2003年间,咸阳二一五医院在咸阳市产权交易会上,以竞拍转让方式,出资3550万元,从建设银行咸阳分行手中,受让“民生大厦”60%多一点的产权。大部分仍租赁给咸阳民生购物中心。但至今,“这部分资产的土地、房产手续都还在华天实业手里”。该医院后勤部门的负责人回应说。
尽管低调,但还是有人从华天实业这笔交易中看出些“名堂”。
出资250多万元拿到地后,华天实业以土地入股项目,由建设银行咸阳分行出资,经估算,合作修建了面积增至3万平方米的建筑项目。按照私下约定的比例,从中“各取其利”。
“建筑的大格局还在,但应该是做了改动,是个放大版,规划设计中室外要修的喷水池、假山、建筑小品自然就装不进去。”当地一位建筑行业的人士评价道。
而华天实业,通过改变土地用途,从项目收益中快速自肥,拥得约40%的楼体建筑面积;而后又改变房屋用途,让其变成了商业性的“自有物业”。
由此,华天实业的创富传奇大幕开启。

利益“灰账”
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对此分析,在渭阳西路地块上,华天实业显示了实力。可兹为证的是,采用曲径通幽的拿地方式,极其精准地以每亩17万元的低价,获取原修建租赁投资大厦的预留地,开发成另一个事实上的商业租赁建筑,做了“无死角”替代。而在相邻地块附近,房地产同期的拿地价格为每亩70万元。可疑的是,政府层面、银行和商业巨头,与华天实业之间,充满了相互咬合、环环相扣的默契和合作。
华天实业的一位余姓管理人员并不讳言,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咸阳民生购物中心是政府安排给来的,现在改为世纪金花咸阳购物中心渭阳店,“但店里还是那帮人,不信你去问领导嘛”。
法治周末记者获得的相关协议书显示,华天实业从购物中心每年收取的租金及设施设备维护保养费,为265.6万元;剩余的建筑面积,经租赁,变成了大药房、商务酒店、美发沙龙等,租金不菲。
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1998年到现在,华天实业大致获取了七八千万元的租费收入,通过运作此项目,从最保守的口径估计,华天实业拥有的项目收益和资产也在两亿元以上。只是,对“中国西部艺术中心”所赋予的功能,在“偷梁换柱”的使用中,已然变异。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7月,华天实业主动申请,补交了咸阳市政府原减免的每亩0.6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咸阳市国土局有关人员说,交纳8万多元的目的,为的是要消除掉土地使用证上的“低偿出让用地”的标注。
咸阳市文广局多位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指出,没听说有“中国西部艺术中心”这个项目。太年久了,它没有注册登记,没有申办文化经营许可证,也没开展文化类的活动,肯定不是文化市场项目,也没有当公共文化设施对待。“这是私下运作的。说实话,是非正规运作途径,摆不上台面,知道的范围很少。”
建行咸阳分行为何出资,与华天实业一起,开发、运营一个有法律风险和政策风险的建设项目?建行咸阳分行有关负责人回复法治周末记者,这是银行“三产”公司参与的,2003年,要求一心一意办银行,整顿清理了银行“三产”公司,处置了涉及的资产,当年具体参与人员全部退休了,“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一问起这件事,“都有抵触情绪,不愿回答”。
可知的是,华天实业的自然人股东李亚亭、王战凌,在咸阳当地还创立了陕西大美堂艺术品有限公司、咸阳碧宇物业有限公司,这两家都已被注销。很早前,大美堂公司曾组织举办过几次画展。
多位咸阳市民还记得,当年咸阳民生购物中心搞促销,赠送的代金券能买到临摹的字画,100元代金券能买到标价800元一幅的牡丹图,不过画得实在粗糙。“也好像见过楼顶上有过西部艺术中心的牌子”。
如今,华天实业更名为川江境公司,其办公地点安置于大楼深处,毫不张扬。而法定代表人王战凌较少待在咸阳,他给周围人的印象是温和平静、低调行事,很有礼貌。因租赁纠纷,川江境公司主动和租赁者进行讼战,毫无退避,这或是自前身华天实业成立以来,最“高调”的行动。
李炜说,此时的川江境公司,积累了可观财富,通过打官司,好像是在立威,更不想让官司输得太难看,“太丢人”。
咸阳市一位政府部门的科级职员介绍,改变土地建设用途,就是变更了土地总体利用规划,这是规划的法定图所不允许的。而改变土地用途,这又是开发商获得暴利的前提,是土地、规划、建设部门,甚至政府领导,层层放行使然。
对此,咸阳市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抱怨,“同事们其实很辛苦,经常加班,而且压力很大,还要眼睛放贼一点,一些商业地产开发以公用事业、公益项目的名义出现,这里面有难以言明的利益灰账,一不小心就会得罪贵人,这活儿不好干”。(见习记者 杜光利 记者 贺宝利)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 背父上学,汉中职业技术学院95后女
  •     背父上学,汉中职业技术学院95后女孩孝心承大爱   当同龄人还在对父母撒娇时,她已早早学会了为父亲洗衣做饭;当同龄人在…【详细
  • 勉县教师停课维权,不只是打脸这么
  • 民歌的传承与创新:星光大道陕北歌
  • 萌娃齐聚动漫海洋,2017汉中首届国
  • 八大亮点四大特色,2017汉中首届国
  • 最近更新
    Shkcn.com Zuixin

  • 谋官、骗国家资金,隐蔽18年的同乡
  •     帮年轻干部谋官,骗国家专项资金,有分工、有章程、有经费:这个隐蔽运作18年的同乡会能量咋这么大?   一位副县级干部,被…【详细
  • 揭秘骚扰电话:谁在打、怎么打、打
  • 勒索病毒背后黑客组织:黑客中的“
  • 陕西美协主席王西京家族被曝偷梁
  • 健身房处处“坑”:性骚扰、致伤致
  • 最近更新
    Shkcn.com Zuixin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时空中国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作者和本站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使用,获得授权使用需保证版权完整。
    Copyright ©( SHKCN.COM )版权所有
    时空中国( 2006-2016 ) 2016年3月第五版
    关于本站||陕ICP备13009230号-2||